南周案曲終人散﹕ 挑戰體制者必誅

2015年11月27日,在長達兩年多的長期拘押之後,當初於南方報業門口聚集,聲援《南方周末》的劉遠東、郭飛雄(原名楊茂東),孫德勝等人,被廣州天河區人民法院予以宣判,令人震驚的是,法院竟然臨時給郭飛雄增加了一個尋釁滋事的罪名,並與原來的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罪合併,共判決郭飛雄有期徒刑六年,可謂奇葩判決,荒唐絕倫。隨著郭飛雄等人的判決,曾經喧囂一時的「南周元旦社論事件」也正式畫上了最後一個音符,「朋友們,該結束了,我要迎接一個新的開始!」(郭飛雄,「判決庭上的最後答覆」)


中共對於任何體制的挑戰者或者麻煩製造者,都會加以持續和強有力的打壓。

所謂「南周元旦社論事件」,起因是《南方周末》元旦社論的原稿「憲政夢、中國夢。」遭省委宣傳部授意大幅修改,引發南周同仁不滿,消息傳開後,前南周員工、作者乃至讀者等,紛紛表示聲援南周同仁對新聞自主的捍衛,以及對新聞審查的抗議。在網絡時代,南周同仁的抗議獲得了廣泛的同情,一些民間人士則據此提出了更多的訴求,從新聞自由、政治改革到憲政民主,最終,這些民間人士選擇了南方報業門口作為表達聲援、抗議和提出自己訴求的場所。

2013年1月7日起的數日時間內,數千人到過南方報業門口,瞬間最高人數約在數百人之多,為近年來所少見,而其鮮明的政治表達,更為1989後所僅見,「自1月7日至今,民眾在南方報系大門外的聲援,已演變為一場純正的政治集會」(郭飛雄,「對南方報系大門口聲援南方周末政治集會的簡要思考」)。至此,「南周元旦社論事件」由原來的體制內維護新聞自主的抗爭行動,「脫稿」演變為南方報業門口的一場自發集會。

嚴格而論,兩者之間,參與主體不同,訴求不同,猶如兩條平行線。整個自發集會期間,並沒有任何一名南方周末的同仁與大門口的集會人士有過互動。到最後,兩者的結果也不同,南周同仁最終認同了「黨管媒體」的原則,作出了妥協,而南方報業門口的自發群體,隨後即遭到了持續的打壓,多人被捕入獄,直到此次的宣判。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,針對郭飛雄等人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」的指控,居然用上了南方報業集團出具的證明,如今看來,當初的自發集會,更像是一場誤會。

中共18大之後舉辦前後,如同十年前「胡溫新政」的虛幻期待一樣,又開始流傳新的改良期待,在改良派的圈子內、飯桌上,各種關於習近平本人傾向改革的傳言口沫橫飛,與十年前不同的是,這些傳言還頻繁出現於微博等社交媒體之上,通過微信群等即時通訊方式傳播、發酵,一時間,在網絡平台和民間群體之中,彌漫著一種政改有望的樂觀想像,也因此,「南周元旦社論事件」一爆發,迅即被一些人士歸納為改革與保守之間的一場對決:《南方周末》及其體制內支持者,被看作是體制內健康力量的代表,從而必須加以支持,以抵抗保守勢力,甚至可以起到為「習近平的政改」開路的作用,在當時,無論是「驅庹」的體制內訴求,還是集會現場頻繁出現的政治改革表達,都離不開這種特定的樂觀氛圍,以及特定的話語動員作用。

可是,這種發源於發源於1980年代的改革vs保守的圖景,早已經與時代脫節,經過20多年的有限市場化改革,圍繞體制對於利益的攫取和分配,市場新極權體制也得以成型和強固。市場新極權體制之下,受紀律和利益的雙重約束,體制群體呈現整體保守化傾向,並無可以辨識的體制內改革派或體制內健康力量,相反,經濟發展提供了體制不走邪路、不走老路的「道路自信」,並將強化體制(從嚴治黨)以控制社會(依法治國)成為了其基本策略,在這一基本策略之下,不存在所謂體制內改革vs保守的對立,也不存在任何自由化政改的可能性,對於任何體制的挑戰者或者麻煩製造者,都會加以持續和強有力的打壓。

「南周元旦社論事件」爆發前不久,新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選擇深圳作為其就職後視察的第一站,在改良派的話語中,這被看作是傾向改革的姿態,然而,就在「南周元旦社論事件」展開的同時,習近平第一次南巡的講話正在內部悄然傳達:「竟無一人是男兒」、「兩個三十年互不否定」、「不能改的,堅決不改」等話語,不僅令人不寒而慄,也預示了此後幾年的走向,事實也正是如此,2013年2月23日,「南周元旦社論事件」過去剛剛三周,劉遠東被捕,以此為發端,兩年多以來,已經有數以百計的街頭政治人士被抓捕。此外,不僅新公民運動參與者這樣的積極分子在所難免,即使是像NGO人士、維權律師、教會人士等相對溫和的群體,就算沒有走上街頭,也依舊難以逃脫打擊,民間社會的活躍程度降到了前所未有的低點。

事實已經證明,所謂的樂觀期待,從來就沒有任何事實基礎,而只是一種心理想像的產物,對於人類史上首次出現的市場新極權體制來說,目前仍處在其完形強固的階段,沒有足夠尺度的危機衝擊,並不足以逆轉這一過程,也因此,關於冰河期的論斷正悄然流行,或許,在這樣的時刻,仍要相信溪水會再度奔流,信念也因此成為了唯一重要的依靠,那就讓我們聽聽郭飛雄在法庭上的最後陳辭吧:

我們的自由民主運動,將會在不斷地打壓、淬火中變得越來越強大,直到有一天,這一代公民用自己的雙手,將多元均衡的憲政民主大廈矗立在這塊曾經多災多難的土地上。未來屬於主權的公民和主權的人民,世間萬國無可逃避。」

來源﹕東網 / 莫之許 獨立評論人

 

---AD---

chinatelecom500x300
使用 New9 优惠码享用9折优惠(优惠可以累加)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