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3月14日,在北京召开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上,李源潮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,习近平当选为国家主席。李源潮完成了自己政治生涯的又一次飞越。

正所谓“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”。在李源潮看来这样的“飞越”或许并不值得庆幸,甚至还是对未来的某种不安的征兆。

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,中国共产生了五位副主席,分别是荣毅仁、胡锦涛、曾庆红、习近平和李源潮,其中荣毅仁是党外人士,胡锦涛、曾庆红、习近平均是以中央政治局常委身份兼任的,并肩负中央书记处书记、中央党校校长重要职责。李源潮是首位当选国家副主席的非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,这一安排满怀深意以至于中国媒体称他为“非常规副主席”。

副主席的“权力清单”

有着太子党背景的李源潮发迹于共青团系统,做过封疆大吏甚至还掌管过全国的吏制大权,是团派中数一数二的统帅级人物,以至于在此前的十八大一度被认为是“入常”的重量级人选,不过在激烈的党内斗争中他最终输掉了这个名额,至于原因曾有分析认为是由于他的“改革派立场”遭到了保守派的夹击而溃败,不过最新的证据显示并非如此,李之所以失去常委入场券,更多的还是源于他参与了一起匪夷所思的宫廷政变─李源潮的野心并未止步于常委,他与他的山西朋友令计划密谋通过“非常规”的手段将早已被立为“王储”的习近平拉下宝座,取而代之。


国家副主席李源潮被聘为红会名誉会长。

那么因“不臣之心”而被踢出常委之后,这位“非常规副主席”又获得了哪些权力呢?从现有中国媒体所公布的李源潮的权力清单上,我们大致可以看出他的工作主要分为三部分:一是协助国家主席习近平主管外事,担任中央外事领导小组副组长;二是协助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主管港澳工作,担任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副组长;三是主管共青团、妇联、科协、侨联等群众团体工作。而按以前的政治分工,工、青、妇、科、侨五大正部级群归政治局委员、全国人大第一副委员长管辖。在十七届中央政治局,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兆国统一主管。

如此看来李源潮的“权力清单”也还算实在,而最近的一次“聘请”更让李源潮又添一殊荣。

2015年5月6日闭幕的中国红十字会第十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最大“亮点”是人事变动,此前所有的猜测都随着会议的结束成为谈资。新华社的通稿中的关键信息被全网转发:中国红十字会十届一次理事会聘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家副主席李源潮为中国红十字会名誉会长。聘请全国政协副主席韩启德为中国红十字会名誉副会长;选举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竺为中国红十字会会长。

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自1994年之后,中国红会的名誉会长均由时任国家主席担任。也就是说李源潮在经历了“非常规副主席”之后,又担任了“非常规红会会长”。

尽管看起来荣耀至极,但明眼人都能发现这次“特殊的安排”并不值得庆祝。众所周知,在经历了郭美美事件后,中国红十字会早已声名狼藉,虽然目前为止红会并未遭到反腐败的冲击,但鉴于这一组织形象的确关系到党国的“脸面”,“黑十字”被起底整肃仅仅只是时间的问题。习近平嫌弃红会,不担任名誉会长与其切割,更反映出丑闻缠身的李源潮仕途上的艰难。

来源:《大事件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